「呃 ... ...我回來了。」

 

 

 

 

—1年前—

 

 

坐在公車的最後一排,轉頭看向窗外,此刻正下著雨。

 

雨,順著窗往下滑,伸手摸了摸覆著霧氣的窗,才發現自己寫下的是一個名字。

 

她的名字。

 

仔細算算,時間其實過得很快,她已經離開將近一年了,可是為什麼還是這麼想念?

 

應該是還愛吧。

 

但是只有自己愛有甚麼用?只有自己還想愛有甚麼用?

 

她不就是因為不想愛了,不再愛了所以才離開。

 

好好的讀完書,乖乖的回去幫爸媽管理公司,繼續當個眾所周知的乖小孩就好了。

 

愛情甚麼的,怕了,不要了。

 

不需要也不敢要,一輩子也不過就愛了這麼一次,她最後還是離開了,我卻好似忘了讓她把剩下的愛還給

 

我。

 

既然已經忘了怎麼愛,那就放著吧,也不需要去學了。

 

 

 

 

—2星期前—

 

 

我家。

 

「慶祝我們的崔食神崔秀英小朋友創業成功,努力這麼久終於可以安了崔爸崔媽的心,一、二、三,

 

乾杯!」說話的是秀英來到日本認識的好友之一的金泰妍,現在在崔氏企業旗下的崔氏娛樂上班,

 

是專屬於秀英的TEAM的人員,負責統整所有資訊、訂定大綱企劃。

 

「喝!喝!喝!你今天沒喝醉,我可不會放過你的,明天放假你可沒藉口說啦!」孩子氣的林允兒拿著

 

酒杯拱著秀英喝酒。

 

允兒也是秀英來到日本後認識的好友之一,也是TEAM的人員之一,負責公關部分。

 

其餘還有,

 

負責形象管理的黃美英,負責合約交涉的鄭秀妍、徐賢,和允兒一同負責公關部門的權俞利,

 

負責不按牌理出牌出些鬼點子的金孝淵。

 

看著這群打打鬧鬧極其不正經的好友們,當初自己的一句拜託就義無反顧的跟著自己,

 

從一開始的一無所有一起打拼到現在崔氏娛樂的誕生,心裡湧出滿滿的感謝。

 

感謝甚麼?

 

自己也不知道,也許是因為甚麼都感謝吧。

 

一滴、兩滴 ... ...淚水滿溢出眼眶不間斷的滴落。

 

周遭歡樂的氣氛頓時寂靜,所有人都嚇到了。

 

那個一直以來堅強的女人哭了,無聲的哭了,肩膀劇烈的抽動、沉重的呼吸聲,再再的宣示眾人,她哭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泰妍,緩緩的起身走到秀英旁邊攬過她的腦袋埋在自己的腹部,略微彎下腰輕聲的說

 

「累了,我們都在,不用自己挺得那麼辛苦。嗯~?」

 

 

事後想起來連自己也覺得好笑,當時竟然就那樣抱著泰妍大哭,還好自己並不覺得哭是甚麼丟臉的事。

 

或許這樣的一次釋放是好的,讓自己和她們更接近,也讓自己減輕了淤積在心中的痛。

 

 

後來,那天在我哭完之後,她們拉著我圍了一圈坐下來,告訴我「你想說甚麼都可以說,當然不想說得我們

 

也不會逼你,我們就在這裡,給你當導師,也給你當面紙,記住我們一直都在這裡等著你來靠。」

 

經過一段心理準備後,我告訴她們「其實我喜歡女人。」本以為光這個問題就已經夠讓他們震驚的,

 

但是她們非但沒有一絲驚訝,反而告訴我「我們早就猜到了,而且換我們告訴你一點小秘密好不好?」

 

這句話到是引來我不小的好奇心。

 

看著眼前除了孝淵以外的6人紛紛站了起來,想不透她們是想說甚麼需要站起來便直盯盯得看著她們。

 

[我們,在交往。][我們,在交往。][我們,在交往。]6個女聲說著一樣的話。

 

眼前的她們兩兩牽著手,俞利、西卡,泰妍、美英,允兒、小賢。

 

這下子換我吃驚了,平時俞利西卡、泰妍美英這兩隊之間的互動就已經飄溢著滿滿的甜味,當時只是想著想

 

『你以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喜歡同性的嗎?』,沒想到是真的。

 

其中最讓我驚訝的是兩個小朋友,那麼反差的個性,是說平常玩在一起沒錯,但是也太會藏了吧。

 

也因為這樣讓我輕鬆不少,至少我的朋友不會鄙視我的性向,深吸了一口氣「在來這裡之前,我有一個

 

女朋友,我們認識很久,差不多從小學就認識了,不過認識那麼久我們卻是從高中才開始交往的。

 

高三那年,爸媽叫我來日本磨練磨練,當然還包含讀書。」目光漸漸從看著她們的臉,變成周遭的家具,

 

最後看向地板。

 

沉不住氣的允兒馬上就問「那你答應了嗎?」剛問完就被一旁的小賢打了一下。

 

一聽到允兒的問題馬上抬起頭「當然沒有!我沒有想過爸媽會當著我的面直接跟她說。我當時只是想一直

 

和她在一起,我想只要不跟她說然後想辦法打發爸媽就可以了。這件事後來卻變成我們常常爭吵的一個

 

點。」說著又漸漸低下頭。

 

突然冒出一聲清脆的女聲「為什麼吵架?」原來是小賢。

 

見我沒有回答小賢又問了一次「為什麼吵架?」

 

「大概是因為我的猶豫不決吧。」連我都不確定是為什麼。

 

小賢又問「為什麼猶豫不決?」

 

我嘆了一口氣緩緩的道「因為這一來就是兩年,不是不相信她,也不是不相信彼此的感情,只是不相信自

 

己。」

 

「為什麼不相信?」

 

本想抬起頭叫小賢不要再問下去,但一看見小賢的認真卻又不知不覺的開了口「因為其實我不像她所說所想

 

得那麼好。我其實很自私,自私的想將她綁在自己的身邊,自私的想把所有自己認為最好的都給她,自私的

 

想只要能一輩子跟她在一起自己可以甚麼都不要,甚麼都不管。」

 

接著小賢又問了一個近乎令我窒息的問題「你認為她愛你嗎?」

 

「現在?還是在一起的時候?」也不知是痛到麻秘,我竟然還反過來問小賢問題。

 

「現在。」

 

微微轉頭對上小賢的眸子「都離開了,這答案不是顯而易見嗎。」『是阿!都離開了,還可能是愛嗎?』

 

「你認為你愛她嗎?」我覺得這個問題很奇怪馬上就反駁小賢「為什麼要加一個認為?愛就愛,不愛就不

 

愛,不是嗎。」

 

小賢卻故意忽略我的問題「你認為你愛她嗎?」

 

「我 ... ...認為我不愛她。」既然她不愛我,我也不要再愛她了。

 

「那你愛她嗎?」

 

很掙扎卻很真實的一個問題「我不想再愛她,但是我愛她,很愛很愛,愛到連我自己都害怕的愛。」

 

「最後再問姐姐你一個問題,你覺得她為什麼離開?」

 

那還會有為什麼,不就是因為「因為發現這樣自私的我,因為覺得我的愛太重,因為她不愛了。」

 

小賢站了起來,對我120度鞠躬說了聲「姐姐,對不起!」在我還搞不清楚小賢為什麼和我對不起時,

 

小賢卻說出令所有人瞠目結舌的話「活該順圭姐姐她離開你,秀英姐姐你這白癡!」語畢,小賢又鞠了個

 

120度的躬。

 

不顧所有人的驚訝「你認識順圭!她說了甚麼嗎?」我激動的搖著小賢直到允兒從我手上帶走她的小賢。

 

允兒慌慌張張的翻弄著小賢的身子,左看看右看看「賢,賢,你有沒有怎樣?會不會痛?」

 

小賢拍拍允兒的手「允,我沒事。我有話要跟秀英姐姐說,先停下來。」然後轉過頭看著我「我想秀英姐姐

 

可能沒想到吧,順圭姐姐是我的表姐,我只知道她有一個高中開始交往的女朋友,表姐她很愛她。但是有一

 

天對方的爸媽約她出去,對方爸媽說只要表姐現在暫時和對方分手,並且不說原因,意思就是要表姐辦黑臉

 

,等到對方回來,倘若彼此都還有意思,那到時他們將不會再阻止,並且表示祝福。」看著小賢漸重的鼻息

 

,我知道她心疼了,心疼她如此專情的表姐卻被我認為是個背叛者。

 

「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嗎?或者,或者是她的聯絡方式也可以。」我懷抱著期待的心看著小賢,卻只和看見

 

失望的答案。

 

在我失望之餘,小賢又開口說起「表姐只說兩年後,她會回到當初她們一起住的地方等著,如果對方放棄了

 

或有新對象了,她會收拾她的東西離開,不會為難她的。算一算日子大概是兩星期後,所以秀英姐姐你是有

 

新對象了?放棄了?還是你還想和表姐在一起?」

 

不說一句話,立刻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打開衣櫃,一件一件的把衣服放進行李箱,筆電、手機 ... ...等等

 

常用的物品收一收,走出房門就看見小賢的手上拿著一張機票「今晚的機票11點,羽田機場,現在趕去

 

還來的及,你沒跟表姐複合你也不用回來了,我會帶著允兒一起另謀高就。」是看錯了嗎?總覺得此時露出

 

的意思微笑的小賢和允兒好像。

 

 

—飛機上—

 

『我會在我們的家好好的等你回來,只差你回來我們的家就圓滿了。』

 

 

 

 

-回國兩星期後-

 

韓國秀桑家中。

 

一個身材修長的女人在客廳裡來回踱步,嘴裡還念念有詞「小賢只說順圭大概兩星期後回來,也差不多啦!

 

我都回來兩星期了,她怎麼連個人影都不見。」

 

「算了出去買點菜好了,吃飽再來繼續煩。」就這樣,修長女人從餐桌上拿了車鑰匙,走到玄關穿好鞋,

 

一打開門便看見一個好久不見的人。

 

眼前的女人,身後立著一個粉色的行李箱,一身簡便的行頭。

 

「呃 ... ...我回來了。」女人頓了一下,接著邁開一個滿分的笑容。

 

一樣的笑容,一樣的聲音,一樣的氣味,一樣的語氣。

 

『她真的回來了!』

 

彎下身緊緊的抱住這個嬌小的身軀「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小賢都跟我說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挪了挪位置修長女人把自己的頭埋進嬌小女人的頸窩輕聲呢喃著「我已經回來兩個禮拜多了,我以為你不回

 

來了。我們可以再在一起了,對吧?,你不會有新對象了吧?你不是要回來收拾東西的吧?」說完,又緊了

 

緊手臂生怕一個鬆手就再也見不到。

 

嬌小女人伸出手回抱這個熊抱自己的女人,一個一個回答剛剛她問的問題「我們可以再在一起,只要你沒有

 

新對象。我沒有新對象,我的對象永遠只有你一個。如果你不要我了,那我才需要回來收拾東西。」

 

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擁抱持續了好一陣子,嬌小女人的耳邊傳來修長女人小小聲的細語「我 ... 我... ...你

 

我...你 ... ...」

 

「甚麼?」也許真的太小聲了,嬌小女人真的聽不出修長女人說了甚麼。

 

修長女人的聲音漸大「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 ...」頭離開了嬌小女人的頸

 

窩,柔軟的目光看著嬌小女人的雙眼。

 

「呵!」嬌小女人的唇邊漾起一抹微笑,顛起腳尖碰上修長女人的唇,未道盡的我愛你就這樣湮沒在彼此的

 

吻中。

 

 

---

 

螞蟻說:

 

可以的話留點話吧!

批評也好指教也罷,給點意見會讓我成長得比較快。(或許啦)

創作者介紹

Stressed = dessertS

螞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圓滿就好了T^T
    怎麼父母都是個難關啊……
  • 不管男男女女男女父母都是一個難過的坎阿

    螞蟻 於 2013/10/06 22:59 回覆

  • 瘋CP的白癡
  • 如過這是FB的話
    我肯定給你按讚啊!!
  • 感激您這麼給我這篇不像文的文熱情的回覆
    螞蟻哪天腦子又熱了會繼續下去的XD

    螞蟻 於 2013/10/06 23:00 回覆

  • 曾曾
  • 因為想看看大兔的經紀人是何方神聖
    所以突然就點進來了
    看起來已經很久沒動靜了
    有些灰塵(咳咳...抱歉打擾了

  • 痾......這只能說是之前腦子一熱所寫的文
    哈哈幹嘛這麼想之到經紀人是誰XD
    歡迎之後面交的時候來看看我阿

    還有關於面交的問題目前是全部往後移一個月
    新的匯款時間跟面交時間會再通知

    螞蟻 於 2013/10/06 22:58 回覆

  • wenshu
  • 感謝分享